Banner2

本月熱詞:

欄目分類
熱門創業故事文章推薦

主頁 > 創業故事 > INTRODUCE

4月封面故事:捕夢者徐和誼

2014-04-21 14:47 作者:中國合伙人創業網 來源:互聯網 瀏覽: 我要評論 (條) 字號:
凡人修仙傳2113一夢如是秋水長19樓分手日記19樓靂劍利劍康音影網京城第一大狀師沈鼓吧江海學院 彭麗守護者尤比提內亞乳影繁盛記otm奧特曼大電影2晉城五個人出名了5p撒旦奪歡當蜜桃成熟時下載我的霓裳玉影們

  夢想的背后,是要尋找到獨特的競爭優勢,這也是徐和誼頻頻在集團內部提出的課題——北汽自主的殺手锏究竟是什么?“傳統的汽車產業,主要拼的就是價格、造型、配置,我覺得這都不足以代表你的殺手锏是什么。”

  “這么多年,北汽發展新能源一直是單打獨斗,現在,結合實際情況,我們的想法就是,要吸收社會的優勢力量,一起干,將新能源做實,并不是說成立一個松散的聯盟,而是以研發、制造和銷售產業鏈一體化模式,實現新能源汽車產業化、市場化的新突破。”

  3月18日,北汽集團子公司北京通用航空有限公司(以下簡稱“北京通航”)與太平洋航空航天公司全面戰略合作框架協議簽約。這意味著北汽進軍航空領域正式開花結果。按照規劃,今年年內首款組裝飛機將實現在平谷投產。

  這一次,徐和誼親自出任北汽新能源公司董事長,按照內部人士的說法,但凡由其擔任董事長的子板塊,意味著在集團戰略版圖中占據關鍵的位置。就在前不久,他專門召開北汽新能源公司中層以上干部大會,兩個半小時的會議講話,連他自己都很驚訝,正如他給大家講的那句話:“我親自操刀上陣,大家拿出最大的決心、最大的力量,要把新能源干起來。干就要干到全國第一。”

  而當年,看到身邊越來越多的人用著同一款手機iPhone時,生于上世紀60年代的徐和誼,好奇地和這些用戶聊了聊,難道僅僅是因為品牌的強大嗎?

  國有企業,毋庸置疑是中國政治建設與經濟建設的重要支柱。

  與此同時,新能源正在成為北汽產業轉型的另一極。在這條路上,北汽其實算是先行者,已有10年左右的歷史,并非因為行業大勢走到了這一步,而是因為社會環境的惡化加速了北汽在新能源領域的步伐。

  “還爭規模?爭誰老大老二?不創新,中國汽車就會是下一個鋼鐵,下一個水泥!”

  “我們這一塊的業務,總體發展還是比較順利,對于我來講,再累也要抽一定的時間與精力學習這個領域的知識。就通用航空來講,它的產業鏈條并不比汽車短。”在徐和誼看來,誰說造汽車的不能造飛機,這是打造首都高端制造業的最好契機。

  當然,再希望他透露更具體的信息時,徐和誼基本不再接話,因為,沒有思考清楚的東西,作為企業領導者,他絕對不會隨意說出。更何況,夢想與空想,是兩碼事。

  當下的這個過程,徐和誼定義為是謀篇布局的頂層設計前奏,他坦言始于去年的群眾路線實踐活動、黨風廉政建設等一系列活動開啟后,整個北汽的思想與行動,都有了很大的變化。

  在這個難得的改革機遇,所要積蓄的東西太多了。徐和誼心里所想的,遠不止他所言的這些。只是成熟與否的區別。

  當然,這是嚴謹意義上的分類。在徐和誼的心中,到底什么是北汽夢?他更傾向于將其量化,用數據說話。也即兩個層面的闡述——其一,圍繞整個企業的發展目標,落實銷售收入、產銷規模、利潤成本等經濟指標;其二,是將與十多萬名北汽員工的切身利益用數據量化出來。

  北汽夢,也即北汽發展成果必須要惠及到企業員工。2014年的到來,2015年需要兌現承諾的日期也越近,壓力并非沒有,“但說到了就一定要做到。高調唱解放全人類,那不現實,作為企業,你不依靠自己的發展去解決、改善你所有員工所遇到的學習、生活、住房、健康等實際困難,那還談什么中國夢?反正這就是我所理解的中國夢、北汽篇。”

  徐和誼清楚地記得,2月26日,習近平主席召開京津冀協調發展會議,對包括環境在內的7點問題提出了協同要求。“北汽不是政策的跟隨者,多年在這個領域投入研究,而且,北汽地處首都北京,必然要起到產業轉型的帶頭作用。”

  某種程度,這能夠概括他內心對“新北汽”的定義。這非憑空而言,即使在整個大環境中,轉變經濟發展方式已被習主席重點提出。“兩會”期間,總理李克強的政府工作報告中,通篇都以“改革”貫穿。

  “累不累?

  在這個時間點,徐和誼知道行業需要他說點什么。當然,即使他不表態,在距離我們到訪的前一天,3月10日,他以“兩會”代表的身份,做客人民網談到了“中國夢,北汽篇”。聽起來空,但他偏偏就說要把這事給做實。

  “過去在傳統制造業中,大家更多關心的是制造、銷售,至于服務的概念,這些年企業的意識并不強,沒有把服務放到更重要的位置上去。而服務與創新,才是企業的靈魂所在。”

  “我就說不怕,因為員工的量化數據并非獨立的。比如,國家提出來兩個翻番,2020年國民生產總值要比2010年翻一番,2020年老百姓收入要比2010年翻一番。所以這兩組數據可以借鑒,和我們北汽員工的利益掛鉤。”

  更具想像空間的是,將新能源汽車板塊從北汽股份中剝離出來,在后續北汽股份上市的過程中,必將吸引更多的投資。

  至少,中國夢的北汽篇,落在徐和誼的棋局里,需要一個“新北汽”的支撐。這遠比讓他談“大北汽”,更得章法。“中國夢的實現,咱在北汽就給明確下來是北汽篇,夢可不能是空的,中國夢是靠諸多夢想匯集而成的,要是實在的。”

  徐和誼最佩服的人是海爾張瑞敏。尤其是在上個世紀90年代的時候,當大家對品牌認識都還很膚淺的時候,張瑞敏卻能以獨到的眼光牢牢把握,持之以恒地推進品牌建設。“他對品牌的建設,對企業文化的建設,很早就開始做了。而且,關于國際企業如何運作,確實也做到家了。他是真正的企業家。”

  剛剛過去的一年,北汽集團迎來了歷史最好時期。僅僅是躋身世界500強、產銷突破200萬輛和成功重組昌河汽車,已經能夠成為媒體的重磅頭條,還不論其在全國范圍內的兼并重組、“北戴合”項目的成功落地、以北汽BJ40之名重正“越野鼻祖”之名……

  毫無疑問,作為中國惟一一家市級國有通航企業,北京通航肩負著推動首都產業經濟結構升級,以及提升北汽綜合實力的使命。

  事實上,這是板上釘釘的事情。早在兩年前,徐和誼已經在謀劃這一步。如今不過是項目籌備的落地。因為隨著超低空和通用航空的逐步放開,越來越多的中國公司開始涉及通用航空業務。據悉,戴姆勒、寶馬、勞斯萊斯均涉足過航空領域,但國內汽車企業尚沒有進行飛機制造的先例。

  所謂新舊交替,意即改革的過程。而在很多場合,徐和誼也不止一次地強調,北汽必須要從一個傳統的制造業企業,向制造服務型企業和創新型企業轉型。

  如此行事的原因很簡單,只有企業的發展與員工的利益相輔相成時,這才是一個良性循環過程。而在多數中國企業中,能夠實實在在地通過量化方式來衡量員工利益,北汽算是獨辟蹊徑。

  如今,北汽新能源車E150EV,已經入圍第一批第一期《北京市示范應用新能源小客車生產企業及產品目錄》,占據新能源市場先機。

  事實上,徐和誼在行業內的個人色彩很突出。有人說他很強勢,也有人說他很孩子氣,在“干了一輩子革命工作”的體制內,他不像有些國企領導人那樣,將自己隱藏得很深,典型的北京爺們的豁達,又有回族血統的堅硬。

  “在北京的企業,你必須要承認,履行經濟角色的同時,政治敏感度必須更高、責任承擔要更迅速。”據徐和誼透露,在通用航空業務領域,北汽今年的目標是打基礎,整個團隊現在已經組建起來了,明年要出結果,而且,明年第一年有100億元以上的貢獻度。他并不否認北汽的國有屬性,但是這與其在產業結構轉型上的節奏,并不矛盾。

  舉例來講,在過去的2013年,北汽黨委加速推進4支人才隊伍建設,包括集團各業務板塊間、本部與所屬企業間、自主品牌與合資品牌企業間的干部交流,初步形成了具有北汽特色的干部交流體系;制定完善了招聘、選拔、考核、使用等一批管理制度;注重加速后備干部的培養選拔使用;全年共調整干部306人次,調整后備干部196名,組織49名優秀中青年干部進行跨專業、跨單位掛職鍛煉。

  “用戶這樣和我講,iPhone本身的功能并不是有多強大,而是在iPhone平臺上衍生了一系列的服務和產品,并且一直未間斷。”徐和誼說,“當時我就很受啟發,你想,蘋果提供了一個平臺,創造了很長的鏈條,在這個鏈條上,他都有收取費用,所以我說,他不是在賣手機,而是在賣服務。”

  現在,關于北汽集團的2020規劃,清晰可見——2020年,北汽集團在產銷規模上要達到500萬輛,營業收入要達到6500億,要把北汽集團建成一個掌握核心技術,擁有國際化的品牌,具有可持續發展能力,在世界有影響力的企業。

  曾經,徐和誼還專程去了一趟新疆,這里有新疆自治區最大的企業廣匯集團,該集團除了汽車業務之外,還有房地產與能源兩大主要板塊。

  所以,就有了這一番他告訴《汽車人》的話:“都在說要做大北汽。北汽到底大不大?這個問題我不想說了。總之,整個產業,過去都特別重規模重量,那么北汽定的目標是什么?從去年開始,我的想法也在做調整,傳統的汽車制造業肯定要不得,重心必須要向創新去調整。”

  全新商業模式

  如果單純從國企領導者的角度來看待徐和誼,他實際上只需要做兩件事情,一是保證主管部門對國有企業的經濟考核指標,一是保證北汽自主品牌的可持續發展。至于其他,很多時候在體制之內,都會是利益既得者。

  中國夢的北汽篇,落在徐和誼的棋局里,需要一個“新北汽”的支撐。這遠比讓他談“大北汽”,更得章法。“中國夢的實現,咱在北汽就給明確下來是北汽篇,夢可不能是空的,中國夢是靠諸多夢想匯集而成的,是實實在在的。”

  由汽車新能源“試水”電商,不難推測,北汽希望可以摸索電商這個全新渠道的規律和消費者的反饋,為未來將更大規模的傳統動力汽車采用電商途徑積累寶貴的經驗和教訓;另一方面,在城市用地成本居高不下的前提下,也可以大幅減少專門為新能源開設實體店的成本和人力。

  然而,徐和誼的態度,并非如此。即使是身處體制之內,“改革開放這艘大船,不可能掉頭,也不可能停滯。現在暴露出來的問題與矛盾,反而促使我們的生產關系一定要改,步伐必須要加快,要動手術。好家伙,動輒就是全國跑馬圈地,幾千萬臺的產能……”正如中國改革開放30年,走到今天,“改革”仍是當下的關鍵詞。

  據悉,當這一關于“北汽夢”的指導思想確定后,北汽集團內部確實議論紛紛,由于以前從未采用過這樣的方式,徐和誼直言領導班子甚至有同志感覺到忐忑和擔心。

  然而,經濟指標量化相對容易,因為每年都在規劃,執行,落實,但是每一名員工的利益又該如何去量化呢?

  回到上文那個話題——傳統制造業究竟應該怎么實現產業轉型?至少,對于北汽而言,在傳統制造業的基礎上,以“通用航空”與“新能源產業”共同構建的“兩翼一體”的產業結構轉型,已雛形初現,并有具體的規劃推進實施。這也是北汽集團實現由制造型企業向制造服務型企業和創新型企業轉型的重大戰略調整。

  我們這句聽似不痛不癢、又不太像是提問的話,讓這名北汽集團董事長笑了,剛端上的茶杯,還沒有掀蓋。“責任大。”他壓了壓嗓子。

  其實,他也有自己的煩惱。只是不為人所知。

  必須承認,北汽快速發展的這幾年,是一個新意倍出的有趣年代,早在幾年前,北汽已經有意識地在去轉變,以至于徐和誼的一系列動作,一度被業界認為太過激進,直至階段性成果的呈現。

  善于舉一反三,是徐和誼的特點。既然既定的經濟指標為,北汽2015年銷售收入要比2010年翻一番,那么職工收入需要同樣在2010年的基礎翻一番;北汽2020年銷售收入要比2015年翻一番,那么職工收入同樣要在2015年的基礎上再翻一番。

  幸福指數

  “現在這么個趨勢,我覺得傳統汽車制造業不和信息產業深度地結合起來,肯定沒有出路,你不信息化,不智能化,早晚都得死。”

  “幫我倒杯茶”,徐和誼按了按喉嚨,對旁邊的人說,“這一上午,整個嗓子都啞了。”此時,中午11點半。他已經連續不停地開會說話近3個小時了。據說,他這一天要見的人,要開的會,還有很多。

  中國夢的北汽篇,需要員工的幸福指數去體現。不僅僅是收入指標,包括員工培養、職業教育、人生夢想等方面,都將用具體的量化指標體現。

  通過服務做強自己的品牌,多年前,徐和誼就從自己敬佩的企業家海爾張瑞敏身上逐漸悟出,現在,通過對其他行業的研究,他越發感覺到全產業鏈服務的重要性,這就是他為北汽自主所定義的不可復制的“殺手锏”。

  所以,不要空想無人駕駛的技術能夠很快為我所用,創造全新的商業模式,才是需要思考的問題。北汽也并非被突如其來的智能化時代刺激到了,本身這也是循序漸進的過程。

  北汽未來的路,究竟該如何去走?徐和誼將其歸咎為“打造全新的發展模式”。

  最近,關于“新”這個詞,在徐和誼腦子里浮現的事物太多了。他一口氣給我們說出了一系列——特斯拉模式在中國引發的轟動、跨國企業所推出的無人駕駛技術、2014巴塞羅那通信展的智能化趨勢……

  戰略是企業行動的先導。“北汽夢”,一度讓徐和誼談興甚濃。這是繼北汽提出“二次創業”發展戰略之后,集團發展戰略的又一次提升。包括:發展之夢、做強之夢、品牌之夢、人生之夢4個層面。

4月封面故事:捕夢者徐和誼

  相比于跨國品牌,自主品牌的服務意識與服務理念的確是一個最大的短板,更多精力都集中在如何賣車上。在徐和誼看來,這絕非長久之道。而自主事業,也并非說是推出一款產品那樣簡單。尤其是隨著全國布局完成,北京汽車與昌河汽車雙品牌戰略的啟動,合資合作進入到更加深入的階段……一個既滿足北汽現實又能與時俱進的商業模式,至關重要。

  可以推斷,最大的壓力,應該在于北汽如何以“國有大型集團”身份,承擔起自主之責。在很多場合,那些國有企業的領導人,都以委婉的方式說過類似的說法。但是徐和誼卻習慣直白,從來不會去掩飾自己,有一說一,有二說二。就像他承認,北汽自主確實起步較晚,但是依然要“緊燒火,慢揭鍋”;他也直言,中國汽車工業要從大變強,骨干企業必須要真正成為一個國際化的大公司。但走到今天,骨干企業依然還帶有濃重的國企色彩……

  在中國汽車圈中,由于地處北京,北汽的“官氣”,被視為是最重的一個企業,而徐和誼的政府從業履歷,以及其強大的政府人脈關系,還有徐和誼本身作為一個“正局級”行政級別的董事長,使得他所領導的北汽,其“國有”屬性,被進一步放大。

  當然,這也不是說說那么簡單。畢竟,北汽作為一個大型國有企業,在改革創新的道路上,必須要轉變思想作風。但是,徐和誼所不認同的是,國企與民企,從來就沒有誰強誰弱的問題,并非是說民企能做到的,國企就一定做不到。“核心我覺得還是在領導班子,群眾沒有問題,員工沒有問題。只有改革,才是最大的紅利。”

  “兩翼一體”初現

 

  改革,有時候就是要走和常規不太一樣的道路。

  無論是當年那個煉鋼的漢子,還是在北京現代的拼命三郎,以及現在掌舵北汽的掌門人,徐和誼都有著一種近乎冷峻的不動聲色。他身上背負著國企的重任,同時在與戴姆勒、現代集團等跨國集團的合作中,他對中國企業的“現代化進程”又無比執著。

 

 

  這條路,中國汽車自主品牌如何去走?諸多跨國企業無論是時機、實力還是投入均占得先機,未來的升級,也不是一蹴而就。

  最新的消息是,北汽新能源與京東達成戰略合作協議,雙方將在戰略、業務層面達成多項合作和資源共享。徐和誼親自出席,足見他的重視。

  “烏魯木齊70%的房地產市場都是廣匯集團,他們負責人告訴我,即使是在同一地區,一樣的樓品質量,廣匯能比競爭對手一平米多賣好幾百元,因為大家就沖著廣匯這品牌。凡是買了廣匯房產的人,他們說都要提供沒有后顧之憂的服務,比如停車位,即使最高能賣出好幾十萬,但寧可一部分車位不賣,送給業主,雖然有些地方可能丟了芝麻,但是他的西瓜會很大。”

  事實上,通用航空產業鏈長、經濟拉動效應高、附加值高,對于產業升級及結構轉型意義重大。北京城市總體規劃(2004~2020年)中已經提出,未來北京將大力發展高新技術產業,積極推動經濟增長方式轉變和產業結構調整,而通航產業正是符合了這個方向。

  這一次的力度,前所未有。從新能源公司正式注冊,拿到執照,再到3月12日正式掛牌,僅僅不過兩三個月時間。不僅如此,北京汽車新能源汽車業務,正式脫離北汽股份“自立門戶”,從北汽集團的二級子公司變更為北汽集團控股的股份公司,北汽控股與其他幾家北京市國資委下屬的企業,比如北京工業發展投資管理有限公司、北京國有資本經營管理中心和北京電子控股有限責任公司等均參股。

4月封面故事:捕夢者徐和誼

(責任編輯:admin)
Tags:凡人修仙傳2113一夢如是秋水長19樓分手日記19樓靂劍利劍康音影網京城第一大狀師沈鼓吧江海學院 彭麗守護者尤比提內亞乳影繁盛記otm奧特曼大電影2晉城五個人出名了5p撒旦奪歡當蜜桃成熟時下載我的霓裳玉影們
------分隔線----------------------------